您的位置: 泊头信息网 > 体育

医药制剂走向國际市场约20家企业通过认证

发布时间:2019-10-09 23:42:33

  医药制剂走向国际市场 约20家企业通过认证

  “目前,不少药企正在进行或已经通过了一系列主流的国际认证,比如WHO认证、澳大利亚认证、欧盟认证等等。今年通过国际认证的企业或许能达到20家。”谈及本土企业的制剂出口,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常务副会长于明德告诉。于明德的信心来自于国家政策和行业现状。我国《医药行业“十一五”发展指导意见》中已经明确提出:在化学药物制剂领域,争取有5个制剂产品取得美国或欧盟上市资格,真正进入国际主流医药市场。目前看来,实现这个目标似乎不在话下:浙江华海药业已经成为我国第一个制剂车间通过美国FDA认证的企业;深圳立健第一个把头孢菌素制剂大批量销往欧洲;海正药业、上海天平、复星药业、西安千和、大连美罗等都是固体制剂出口的先行者。据了解,除了大型国有企业华北制药、双鹤药业等正在积极进行制剂产品在欧美市场的认证申报外,目前一些中小企业例如深圳高卓等也在积极准备开拓国际主流市场。“本土企业走向国际主流市场的愿望似乎从未如此强烈。”于明德深有感触地说。 “走出去”的诱惑 据海关统计,2007年我国西药制剂类商品出口高速增长,出口额再创历史新高,达到7.84亿美元,同比增长55.68%。但是,据医保商会相关人士介绍,目前我国出口到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几大市场的西药制剂多为“三资”企业的产品,并且以加工贸易出口为主;而内资企业的产品主要出口到尼日利亚、巴基斯坦等低端市场。我国本土制药企业由于自主研发能力弱,产品多为仿制药,所以制剂出口主要集中在非洲、亚洲等地区。“从欧、美、日等主流市场中,内资企业目前获益甚少。”该人士说。 于明德认为,在全球6430亿美元的药品市场中,欧、美、日三大市场占有88%的份额,是全球的主流市场。“欧、美、日三大市场体系不同于我们国内,同样的仿制药制剂,在三大市场上企业可以获得相当于国内5~8倍的利润。”更为现实的是,目前国内制药企业近半产能闲置,“产能严重供过于求”一直是很多制药企业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 一面是国际主流市场的利润诱惑,一面是国内市场的产能过剩与恶性竞争。我们不难看出,国家在医药产业规划中强调制剂出口国际主流市场的良苦用心,“走出去”已经成为行业共识。 “国际化是一个上选的突破口。”大连美罗大药厂总经理罗国良告诉,2005年该公司在全国率先通过了澳大利亚TGA认证,2007年又通过了TGA认证复查。美罗也因此陆续接到了多笔国外的OEM(贴牌生产)订单:美国来诺的15亿片解热镇痛药;德国的1.2亿片银杏叶制剂;英国爱伦公司的拉坦前列素滴眼剂等。“今年上半年,我们OEM固体制剂的生产规模将增加到年产30亿片/粒。”罗国良说。有消息称,大连美罗在美国申报的ANDA(新药申请,向FDA提出非专利药申报的文件)项目也可能在今年年底获批。 于明德认为,改革开放缩小了我国与世界制药水平的差距。研发、创新和GMP、GCP、GLP、GSP等质量规范的推行和升级,让我们更接近主流市场的质量标准。在于明德看来,“中国制剂‘走出去’的时机已经成熟。” 谁在弄潮? 如果说,国际主流市场是一个待开发的蓝海,那么,首吃螃蟹的企业无疑是智勇双全的弄潮儿。其中,不乏深圳立健、浙江日升昌这样名不见经传的新兴企业。 据深圳立健药业总经理欧阳青介绍,2006年7月21日,该企业通过了包括片剂、胶囊剂、颗粒剂以及无菌粉针剂4个剂型的德国cGMP认证,头孢呋辛、头孢唑林、头孢曲松及头孢噻肟4个品种共12个规格的粉针剂同时取得了进入欧盟市场的许可证。按照欧盟的有关规定,制剂的上市许可证只颁发给欧盟境内的合法企业。境外企业要将制剂卖到欧盟市场,必须在当地设立分支机构或者通过当地的合作伙伴。据了解,美国的FDA认证亦有同样的要求。 于明德指出,在此前提下,中国制剂要进入欧美市场,通过并购当地企业、注册分支机构或寻找合作伙伴等途径较为可行,其中寻找当地的合作伙伴对中国企业来说是最容易的途径。据了解,目前已通过欧盟认证的海正药业、无锡凯夫、上海天平等企业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种路径:海正药业通过了欧盟的EDQM认证,得到了国际制剂工厂的定点生产权;上海天平通过了英国的MHRA固体制剂认证和澳大利亚的TGA水溶剂认证,为英国瓦特公司贴牌生产;无锡凯夫和深圳立健通过了德国的cGMP认证,以德国公司的委托加工厂身份进入欧洲市场。 这些企业为了“走出去”所做的努力有目共睹,而选择好境外合作伙伴也是制剂出口必不可少的环节。在于明德30年的医药行业管理生涯中,有过很多次与境外企业交流的机会。他告诉,国外的政策法规、操作流程甚至人文传统,与中国都有着“太大的差异”,各主流市场之间也有不少区隔。他认为,对于刚刚“试水”的中国制药企业来说,在国外没有销售渠道的现实状况下,OEM和委托加工等形式虽然是权宜之计,但如果未来在这一领域“游刃有余”了,就可以谈并购、注册自己的公司、扶持自己的品牌了。 浙江日升昌快速通过FDA认证就是“借力打力”的代表案例。2004年,傅龙云成立了浙江日升昌药业有限公司,当时日升昌自主研发的产品复方多粘菌素B软膏已经在2003年申报了国内的临床试验。2006年,公司取得了药品生产许可证。2007年初,美国一家着名的药品销售商主动找到了日升昌,要求为其北美市场生产软膏产品。经过充分考察、调研和多次直面交流后,该公司与日升昌很快达成了长期合作的协议。同年,日升昌的复方多粘菌素B软膏通过了美国FDA的注册认证。2007年11月,首批价值30万美元的复方多粘菌素B软膏从浙江东阳日升昌生产基地发往美国。 某医药咨询公司人士告诉,类似的非专利药研发投入少,只需做一个生物等效性试验,就可以向美国FDA申报简化新药申请(AbbreviatedNewDrugApplication,ANDA),成功进入国际市场后可以获得比原料药出口更多的利润。 突破壁垒 中国加入WTO后,全球医药市场转移生产和委托加工业务日趋扩大,欧、美、日等许多跨国公司把原料药和中间体产品转移到中国企业生产。“转移生产给本土企业恶补了国际规则、环保理念、质量规范以及专利保护等等课程,这极大地提高了我们的竞争能力和国际地位。”于明德认为,在OEM订单和利润背后,国际标准对接和产品质量突破是中国制剂出口亟待跨越的门槛儿。 海正、华海等原料药出口企业的转型,曾经给业界带来不少思考。欧阳青认为,在硬件方面,我国与欧盟等主流市场准入标准的差距并不大,差距主要在软件管理方面,如验证、风险评估、偏差等细节。“国际认证更注重验证,强调体系的规范性、可控性。” 欧阳青说。于明德强调,国外除了对制剂的认证之外,对原料药还有连带认证,以保证产品质量的稳定性。另外,我国新版药品GMP标准接近欧盟标准,这说明本土制药行业的门槛和规范正在不断与国际标准接轨。 对于如何选择制剂出口的突破口,先行者们各有经验。据欧阳青介绍,深圳立健的前身从事原料药出口业务,过硬的产品质量为其赢得了一家德国企业的长期订单。当立健决定增加高附加值制剂的生产业务时,其德国伙伴也正在考虑把他们的制剂OEM从法国和意大利向低成本市场转移。双方一拍即合。“德国伙伴在立健获取欧盟认证的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欧阳青对此毫不讳言。他认为,国内众多进行相关认证咨询的第三方公司,更多的是进行流程和文本的导入,缺乏实地操作的感性经验,“如果有一个非常熟悉出口目的国认证体系的境外合作伙伴,无疑会事半功倍。” 而傅龙云也承认,日升昌的成功不仅得益于高级研发人员出身的管理团队,也离不开那家美国着名的药品销售公司在美洲长期的商务经验和广泛的资源。了解到,FDA认证全程都是日升昌管理层亲历亲为,没有动用任何翻译和咨询人员,“这确保了我方对认证过程的全程控制和高效率达成。”傅龙云说。 其实,日升昌的快速认证还有一个窍门,那就是产品的选择。复方多粘菌素B软膏在美国是一个OTC产品,美国FDA对OTC产品的质量、说明书、标签等都有详尽的规定。该产品应用广泛,其疗效和安全性已得到普遍认同。而日升昌作为中国的首仿,在做国内相关认证时就采用了FDA的标准,这为未来的国际对接打下了良好基础。 “在制剂出口方面,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印度。”在罗国良看来,中国制药工业要参与全球化市场竞争,关键是验证系统对接、员工语言能力、产品筛选和研发能力等方面。此外,管理层对未来要有战略把握,摒弃机会主义,做好长期规划。据了解,大连美罗在制剂出口方面已累计投入上亿元,虽然目前已接到境外订单,但还没有产生回报。 但是,初涉蓝海者对未来都很乐观。“不要低估了主流市场对中国仿制药制剂的需求,他们对中国企业表示了极大的兴趣和宽容。” 欧阳青说。于明德认为,中国制剂“走出去”肯定是未来趋势,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获准进入主流市场。他同时也提醒企业,承接国际市场委托加工业务的价格和品种也会产生新的竞争,中国制造的优势在于低成本、高质量,第一家承接对外委托加工业务的企业通常利润最高,后面的企业利润会逐步降低。

退房须知
环保家居
孕育营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