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泊头信息网 > 美食

联合早报全民好好讲就OK啦

发布时间:2019-11-26 23:02:02

联合早报:全民好好讲 就OK啦?

不久前,有个受电视台委托的新加坡制作人到台北收集资料,准备实地摄制一系列有关新加坡人在海外生活的记录片,找上了我。我不方便受访,但乐于分享“新加坡人在台北”的特殊生活经验,提供了几个拍摄点子:黄昏与全座邻居齐聚住家楼下追赶垃圾车、半夜睡不着跑到诚品书店渡过漫漫长夜、来台初期还最喜欢每个周末到凯达格兰大道看游行……

一听“游行”,制作人立刻说:”这个不能拍。”“怎么?我认识的所有新加坡人,来台旅行也好生活也好,都超爱看游行,这可是台北特殊文化特色呀。而且,人山人海旗海飘扬地,画面效果绝对精彩。”对方为难地低调回应:“我当然知道拍摄效果会好,总之,说好游行画面不能拍。”

当时想,新加坡片段不也经常出现的世界各地(包括台湾)的示威游行画面?再试着想象将新加坡人放入画面中,好比背着相机的大陆观光客在中正纪念堂前拍摄学生静坐,或者老外挤在沸腾人群中饶有兴味听着阿扁台语演讲,不过是把大陆客和老外换成了新加坡人……这么一个真实的、贴切反映新加坡人在台生活的、精彩有趣的画面,究竟谁认定了“不能拍”?又为了什么原因“说好不能拍”?当然,我不可能有答案。

这段小经历,在上周总理国庆群众大会演说后,突然又记起。当总理为我们的社会确立一个令人振奋的“全民好好讲”的大方向后,却也难免让人开始思索,在“全民好好讲”的大气候下,新加坡人在台湾游行现场看热闹的画面,传达的信息是“好”或“不好”?什么人或者那个层级该对信息的“好坏”价值作判断?亦或者,凭着信息传播者预设的可能负面效应先行自我设限,其实要比尝试对信息进行专业加工处理减缓受众负面效应,更能显示“负”心态?

我们正从一个单向的、小心翼翼的、相对管制的论述年代,一个箭步突然跨入了多元多向、无所不在的数码信息时代。在信息爆炸的互联世界里,“全民一起讲”已经不是要不要的问题,而是不得不的趋势;因为要不选择“一起讲”,要不就只能在“我讲我的、听不听随你”的无界线信息空间中,渐行渐远。

“全民一起讲”,是任何成熟社会都必然要具备的基本条件,形同社会文化和理念。至于是“全民开讲”、“全民乱讲”,还是“全民好好讲”,则是方法,体现的其实是社会在不同发展阶段中的不同成熟度。台湾社会持续在“全民开讲”和“全民乱讲”之间来回跳跃,反映的是这个社会在民主进程中根基未扎稳、速度却飞快,造成的某种秩序错乱。但对新加坡来说,我们其实连“全民开讲”的第一步,都还有待跨出去。

因此,一个才刚牙牙学语的新加坡,恐怕得先学会开口“讲”,才可能论及“怎么讲”。要求一个才学说话的小孩出口非得成章,小孩恐怕会吓得从此自闭。更何况什么是“好话”、什么是“坏话”,怎么说才算“好”,父母和小孩,未必有同一套标准。

当然,对于太习惯于既定标准、既定思维、既定模式的乖小孩,也许宁可父母先把标准设定好,才有勇气放心大声说。但这样的乖小孩投身数码信息“大染缸”中还有多大能耐,就未必是个可以轻易忽视的隐忧。

但怎么确保小孩在大染缸中游走仍能安全上岸?间中还牵涉了互信。政府和信息传播业者之间的互信,政府与人民之间的互信。一个已经为孩子提供了最好教育的家长,有足够理由相信孩子已建立起自我判断能力,只差亲自去看看世界,从实战经验练就是非黑白对错以及间中其他不同可能性的视野。 Talkingcock的新鲜感爆炸性会沉淀,Mr Brown笑过之后可以筛去胡闹留下反思,观众看凤凰卫视的心态不会与看“全民大闷锅”的心态一样,但可以从所有信息渠道都同时有所享受和收获。这不会在一套框架中塑造成形,却须经长期思辩多重震荡才得以建立。

数码时代说来就来,没有前兆没有先例,如何享受信息、驾驭信息、还是因恐慌而放弃信息,没人有答案,全民必须自己做决定。

来源:新加坡《联合早报》

民生法规
海淀民生网站
信托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