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泊头信息网 > 健康

邪世废尊 第九十八章 与嫣儿的一夜

发布时间:2019-09-25 17:23:26

邪世废尊 第九十八章 与嫣儿的一夜

凤雪成一脸冷笑的看着雨浅夜,道:“我看你一个返真……”

“睁……”凤雪成的话还没説完一股渗人的恐怖气息便猛地朝他袭来,而凤雪成释放的威压荡然无存,同时一股鲜红的眼睛在凤雪成的背后猛地睁开……

凤雪成只感觉心脏猛地骤缩,额头的冷汗,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一脸惊骇的説道:“这股气息……到底是怎么回事……”

雨浅夜笑了笑,这时体内的地狱之火不由得开口道:“xiǎo子,你倒是学会了利用我出风头了啊……”

雨浅夜脑中不由得产生了一个念头,对地狱之火説道:“这个凤雪成説自己跟xiǎo舞修为差不多,这么説来他也是神王境后期,而你刚刚只是释放了一diǎn威压,就能将他弄成这样,话説你到底是个什么境界?”

地狱之火,闻言愣了愣,道:“你终于问出这个问题了呢,这么跟你説吧,如果我能不靠你而独自存在于这片天地的话,整个天神大陆没有一个人是我的对手,就算是所有强者联手也是如此……”

雨浅夜闻言猛地一愣,道:“这……”

地狱之火笑了笑道:“可是问题是我不能脱离你独自立于这片天地,而通过你我也只能发挥出部分力量而已,但是如果只是拼一拼气势的话天神境界的人遇到你也是跟凤雪成那xiǎo子一样的反应……”

雨浅夜闻言心中暗喜,自己可真是捡个宝贝啊,就算以后打不过恐怕吓都把他们吓死……

地狱之火自然看出了雨浅夜的心思,不由得告诫道:“xiǎo子,气势强大,虽然能够影响战斗,但是你若是实力不及,气势再强大也是虚有其表,一但对方发现这一diǎn,你会死的很惨的……”

雨浅夜闻言认真的diǎn了diǎn头,凤xiǎo舞在一旁看着雨浅夜在哪儿莫名其妙的diǎn头,不由得张开xiǎo手在雨浅夜的眼前晃了晃,雨浅夜愣了一下,道:“你这是做什么?”

凤xiǎo舞有些无语的説道:“你在哪儿发什么呆啊……凤雪成都走了……”

雨浅夜闻言一愣,只见自己的眼前那还有凤雪成的人影啊……

凤xiǎo舞双手交叉在胸前,道:“看你发呆的模样,刚刚凤雪成对你放的狠话你也没听到对吧?”

雨浅夜愣了愣,道:“他説什么了?”

凤xiǎo舞笑了笑道:“他刚刚确实是被你吓到了,但是,他经过再三确认你的修为后,説如果你是男人的话三天后就到死斗场跟他决斗。”

雨浅夜愣了愣,道:“什么是死斗场?”

凤xiǎo舞解释道:“死斗场是专门为解决弟子之间的恩怨而设立的,但是由于这是古凤一族内部之间的决斗,所以还是不允许下杀手的,但是打残之类的就没问题。只不过在此之前还得签署一个书,也就是説无论伤到什么程度,都不会追究对方的……”

雨浅夜闻言diǎn了diǎn头,道:“原来是这样……”

凤xiǎo舞闻言笑了笑道:“怎么你要去吗?”

雨浅夜笑了笑头,道:“你觉得我有那么傻吗?”

凤xiǎo舞嘟了嘟嘴,道:“你就不怕别人説你不是男人吗?”

雨浅夜摊了摊手道:“那你告诉凤雪成住哪的我马上去告诉他如果他三天之后去了死斗场,他就是人妖……”

凤xiǎo舞闻言由得咯咯的笑起来,道:“乖徒弟,你真阴险……”

雨浅夜有些无奈的説道:“这叫智慧好吗?还有你自己打赌输了就别在叫我徒弟了……”

凤xiǎo舞闻言,不由得有些气恼道:“哼,你那是耍诈,还有我只是説你可以不叫我师父,但是我还是可以叫你徒弟……”

雨浅夜闻言愣了愣,道:“算你狠,就这样吧,我得先回去了,嫣儿她们恐怕等急吧……”

凤xiǎo舞撇了撇嘴,xiǎo声嘟囔着道:“你还知道,你的嫣儿啊,刚刚也不知道谁一副醋坛子打翻了的xiǎo气样……”

雨浅夜见凤xiǎo舞在哪儿xiǎo声嘀咕着什么,不由得问道:“xiǎo舞,你在説什么?”

凤xiǎo舞白了雨浅夜一眼道:“要你管,师父你也不叫,现在还想管我説话啊……”

雨浅夜道:“话説,我跟凤雪成説话的时候,你怎么突然开始笑起来了……”

凤xiǎo舞笑了笑,道:“我是在笑有的人浑身上下都是一股酸味……而且思想极其变︶态……”

雨浅夜愣了愣,道:“酸味?变︶态?”

“是啊,你难道不是喜欢我这个师父吗?我就説你怎么一开始就吵着要解除师徒关系的。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凤xiǎo舞没有一丝尴尬的侃侃到来……

雨浅夜闻言猛地一愣,心里狂汗:“有这么夸张吗???”

地狱之火不由的调侃道:“xiǎo子,我倒要看你怎么收场!哈哈哈哈,实在是有趣的很啊……”

雨浅夜盯着一脸笑意的凤xiǎo舞,道:“随你怎么胡思乱想好了,总之你这个师父我是不会认的~”

凤xiǎo舞嘟了嘟嘴,道:“哼,不认就不认,你要是以后再想占我便宜,我就给嫣儿妹妹和你的岳母大人摆谈一下人生……”

雨浅夜闻言猛地一惊,没想到这xiǎo丫头这么狠,道:“那个

邪世废尊  第九十八章 与嫣儿的一夜

,这么説我如果认了,以后占你便宜,你是不是就不説了?”

凤xiǎo舞本想diǎn头,不过忽然一愣,不由得捏着xiǎo粉拳不停的敲打着雨浅夜,道:“你这个流︶氓徒弟,是不是看我好説话就以为可以乱来了,我告诉你我是很严厉的……”

雨浅夜摊了摊手道:“算了,不扯这些了,先会院子吧,明天我不是还要跟你们凤族的弟子一起修炼吗?”

凤xiǎo舞,瞪了雨浅夜一眼,道:“走吧,我也去你那儿走一趟,把嫣儿妹妹和紫依伯母安排一下……”

雨浅夜diǎn了diǎn头,道:“这次真的得谢谢你……”

凤xiǎo舞摆了摆手道:“这没什么,毕竟你是我徒弟嘛……”

雨浅夜闻言也是笑了笑,朝一处xiǎo院落走去……

“浅夜,你回来了……”洛嫣月见雨浅夜回来连忙迎上前来……

雨浅夜diǎn了diǎn头,道:“嗯,这次xiǎo舞过来是想将你们母女俩也安排一下,不然在这里无所事事也不是办法……”

洛嫣月diǎn了diǎn头,对着一旁的凤xiǎo舞,道:“*,我和娘也跟着你们凤族的弟子一起修炼吗?”

凤xiǎo舞想了想道:“这样吧,你们就跟着我一起修炼吧,免得跟有些人在一个地方醋坛子又打翻了……”

雨浅夜愣了愣,没什么话好説的,不过还好洛嫣月显然没有注意到那个“又”字,不由得轻笑道:“*説的有道理,若是浅夜修炼的不好説不定还会怪我影响了他呢……”

洛紫依也是diǎn了diǎn头,道:“分开也好,免得你们两个都不能静下心来……”

雨浅夜无所谓的摊了摊手,道:“行吧,xiǎo舞,那嫣儿和娘就拜托你了……”

凤xiǎo舞觉得雨浅夜不叫自己师父,虽然有些无奈但是感觉他叫自己xiǎo舞,也挺自然的所有也没再反驳,只是撇了撇嘴,道:“放心吧,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过来接你们……”

随即道过别,将凤xiǎo舞送走。洛紫依见凤xiǎo舞离去,忽然开口道:“浅夜,今晚,你就跟嫣儿住一个房间吧,娘到隔壁去……”

雨浅夜愣了愣,又看了看满脸通红的洛嫣月,有些兴奋的説道:“是,娘……”

洛紫依,闻言不由得轻笑道:“别睡的太晚……”説完洛紫依头也不回的朝着另一间放走去……

雨浅夜看着一旁低着脑袋不敢看自己的洛嫣月,笑了笑,将洛嫣月挽进怀里,道:“夫人,回房休息吧……”

洛嫣月,害羞的diǎn了diǎn头,随雨浅夜走进了房间……

雨浅夜看着洛嫣月娇羞的脸庞,不由得上前吻了吻她的脸颊,道:“嫣儿,你怕吗?”

洛嫣月摇了摇头,道:“不怕……”

雨浅夜看着洛嫣月那妙曼的身形和红润的脸庞,鼻息间的气息不由得加重了,几分,雨浅夜心中暗道一声:“地狱之火……”地狱之火闻言无奈的叹道:“真是的……”语罢地狱之火便从雨浅夜的眉心遁出。紧张的洛嫣月并没有注意到这一diǎn,而是靠着雨浅夜发烫的胸膛不敢发出丁diǎn声音。

地狱之火离去之后,雨浅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身体上的衣物猛地扒开,如同一只发狂的野兽将洛嫣月扑倒在床,“啊……”

洛嫣月有些害怕的説道:“浅夜,你慢diǎn……”

雨浅夜听见洛嫣月叫自己,就好像烈火之上又浇上了一盆油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清晨的阳光照射进一座院落里。

“嫣儿…你真漂亮。”雨浅夜轻抚了一下躺在自己怀里的美人,轻声的説道。

洛嫣月闻言不由得将环抱着雨浅夜的双手又紧了紧,道:“夜,你以后可不能辜负我……不然……”

“不然,怎样?”雨浅夜笑了笑説道。

“不然……不然我就死给你看……”洛嫣月説道这里,猛地趴到雨浅夜的肩头,狠狠的咬了一口……

雨浅夜愣了愣,并没有阻止,也没有运功抵抗,只是拍了拍洛嫣月的翘臀,道:“放心吧,嫣儿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洛嫣月,diǎn了diǎn头,忽然説道:“你是不是很喜欢凤xiǎo舞……”

雨浅夜愣了愣,内心挣扎了片刻,道:“确实是,有一diǎn……”

“你……”洛嫣月闻言不由得摇了摇嘴唇,道:“浅夜,你果然是个大流︶氓……”

雨浅夜见洛嫣月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反而用她那双迷死人的双眼盯着自己,雨浅夜不由得一个翻身再次将洛嫣月压在身下,洛嫣月一脸害怕的看着雨浅夜,用手推了推雨浅夜的肩膀,道:“夜,不要了,你昨晚弄的我好疼……”

雨浅夜闻言,愣了愣,随即笑了笑在洛嫣月的xiǎo嘴上啄了一口,道:“你这xiǎo妖姬,现在倒怪起我来了……不知道谁昨晚叫的那么大声……”

洛嫣月面色一红,道:“以后不许你説这些了,要不然就不让你碰我了……”

雨浅夜闻言立马説道:“知道了,老婆大人……”

承德癫痫病
承德癫痫病医院
承德癫痫病医院费用
承德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承德好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